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老婆怀孕拿老妈泻火]_乱伦文学_

[老婆怀孕拿老妈泻火]_乱伦文学_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妻子快生了,我的工作很忙没法全心照顾她,好在妈妈单位离我家近,每天
来我家帮忙,有时太晚了就住一宿。

那时天气很热,有天晚上我一个人穿着短裤看比赛,妈妈服侍妻子睡了后自
己去洗澡。过了一会浴室里传来妈妈的尖叫声,当时没想太多冲进浴室一看,妈
妈光着身子躺在地上,双手支撑的地挣扎着想起来,见我进来无力的说道:“快
扶我起来。”我一边走过去扶她一边问“怎么搞的?”“腿抽筋,不小心滑倒了。”
我把她扶到马桶上坐下,她背靠着水箱表情很痛苦。

“还难受!”,我关切的问道,眼光却划过她白皙丰满的酮体,停留在妈妈
那36E 的丰乳上。虽然妈妈年近45岁了,可是保养的很好,胸部只是微微下垂,
一双修长美腿下是白嫩的玉足,腰部纤细略有赘肉,她坐在马桶盖上双腿因抽筋
无意的张开,两腿间茂密的黑色森林覆盖下那神秘的洞穴隐隐可见。

工作这两年手里有点小权女人玩过几个,但没有一个女人能和妈妈的身材相
比,尤其是妈妈年轻时是单位的一只花,现在看上去面容依然清秀俏丽,像是三
十多岁的女人。我咽了口唾沫心想,真是一个尤物啊,便宜了爸爸了。想到爸爸
那臃肿肥硕的经常在这美妙的躯体上肆虐,真是暴殄天物啊。要是我也能……,
想到这我的胯下竟然有了反应。

我一惊心想再这么着她也是自己的妈妈啊,儿子把自己的妈妈办了传出去可
是丑闻一件,定定神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那话儿不争气的的挺立把短裤撑起
了高高的帐篷,我只好慢慢蹲下掩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妈妈显然没有注意到自
己的身体正赤身裸体的展现在一个你去年轻男子的面前,而且个男子正是她的儿
子。她眼睛微闭,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樱桃小口里呢喃着“左腿抽筋了,疼。”
我一听正中下怀,一是眼前这无边春色我实在想多看一会,二是怕她让我离开,
一起身我胯下高高竖起的旗杆被她发现岂不是糗大了。

我忙殷勤道“我帮你揉揉。”妈妈微微点了点头。得到许可,我蹲到马桶前,
由于妈妈的双腿是岔开在马桶两边的等于我蹲在了妈妈的两腿间,由于距离太近
了,妈妈呼出的香气我都能闻到,尤其是那一对因呼吸而微微颤动的大奶子就在
我面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我只要一张嘴仅能把那枣红色的乳头含在嘴里,心里
冲动的真想把这两团肥肉握在手里好好揉搓一番。心里乱乱的,那个男人能受得
了这个诱惑。手有些颤抖的抬起妈妈的左腿垫在我的腿上轻轻的按摩着,一边按
着一边侧过头去妈妈的阴部正好在我的眼帘里,黑黑的阴毛下一道肉缝微微张开
着,偶尔能看到里面的嫩肉,见此情景我的肉棒不由得跳了几跳,“妈的这么没
出息。”我暗自恨道,当时我已经有两个月没碰女人了,憋得难受。一只手偷偷
把短裤褪下,肉棒一柱擎天的跳了出来,暗红色的龟头因充血而变得如鸡蛋那么
大,肉棒上青筋暴涨,像一把久未使用宝剑在等待着出鞘。

看着小弟弟难受的样子,我心里暗道,今天一定要让你痛痛快快的发泄一番。
我本想快点结束按摩回卧室用老婆泻泻火。正想着怎么出去,妈妈娇柔的声音从
背后传来“你怎么蹲着,不难受啊,坐上来吧。”我回头一看,妈妈眼睛微微张
开有几丝妩媚正看着我,但表情还是那样无力。“感觉好点没?”我做贼心虚不
敢直视她的目光。“小腿好点了大腿还是麻,再帮我按按。”“欧。”我嗓子发
干说不出话来身子有些抖。“你别蹲着了,怪难受的坐上来吧。”妈妈向后挪了
挪。一坐上去她就会发现我短裤已经褪下来了,这可尴尬了。好在我急中生智,
背向马桶做去,屁股沿着马桶边沿往上走,似乎是马桶边沿把我的短裤给挂了,
及时的把短裤后面提了一下提到了股沟处,前面小弟弟还是高高的耸立。

我坐在马桶边上,背后能感觉到妈妈的体温。“你忍着点,大腿抽筋比较疼。”
我左胳膊夹起妈妈丰满滑嫩的大腿,显然刚才洗澡的时候乳液没有洗干净就摔倒
了。右手让她小腿竖直,慢慢的向上滑到她白嫩小脚上,猛地一用力把她的脚掌
往前扳。“啊!”妈妈惊叫着做了一个让我始料不及的动作,她猛地向前一扑身
子紧紧贴在我的背上,胸前两团肥肉也紧紧贴在我背上。真大啊,我感叹道,弹
性也不小。“怎么了?”我明知故问,“你轻点,疼死我了!”妈妈靠在我背上
无力的嗔怪。“你的忍着点,过一会就不疼了。”我继续扳她的脚掌,每扳一次
妈妈身子就动一下,好像被男人在身子里抽插了一次。没几次我就浑身发烫,一
身的欲火想要发泄。脑子一热,心里暗道管她是谁,今天我非要办她不可。

我回头说“好了,你先闭目休息一下,一会就好了。”妈妈的身子软软的从
我背上离开,靠在水箱上闭目养神。时不再来,我飞快的褪下短裤,转过身来见
妈妈依然是眼睛微闭,双腿叉开,正合我意。我定了定神,双手从妈妈的双腿弯
处伸过去,一用力把妈妈屁股抬离马桶盖,我马上迎面坐上去,把妈妈双腿放在
我的双腿上,小弟弟正好紧紧顶在她的小腹上。

妈妈猛地睁开眼,睁着一双美丽大眼睛不解问我“怎么了?”,“我再帮你
按摩一下。”我无耻的猥亵的笑着。妈妈马上感受到了顶在她小腹上炙热的硬硬
物体,低头一看,脸色大惊花容失色“你要干什么?”。“妈……”我一时语塞,
双手在她双乳上肆无忌惮的揉搓,手感真好比老婆的大多了,“妈,你奶子真大,
我爸每天可真享受啊。”事已至此我知道妈妈不会轻易就范,只能用语言的猥亵
来消除她的羞耻心。“你混蛋”,妈妈不敢大声怕我老婆听见,她是一个很顾及
面子的人。她双手握拳粉拳打在我的背上,“放开我,你个混蛋,我是你妈啊!
她想挣扎但被我紧紧搂在怀里,我嘴在她乳房上拼命地吮吸,”妈,别乱动了,
你挣脱不了的。“我抬起头见妈妈艳丽的脸庞上满是泪痕,”妈,你就让我玩一
次吧,我好几个月都没碰女人了,憋死我了。“”你混账,你怎么不去弄你老婆。
“妈妈还在挣扎,但已经没有力气了,打我的粉拳已是软绵绵的好像在挠痒。”
妈,小丽大着肚子我怎么弄啊,妈,求求你,你太漂亮了,我实在忍不住了,让
我干一次吧。“我假装恳求,到了这个份上只要妈妈就范说什么都无所谓了。”
你,你……你不会去叫鸡啊!“妈妈脸一红声音低低的说,似乎也被自己的这句
话羞到了,扭过头去。

老妈真开放啊,这也想得到,看来有戏,我的话就更肆无忌惮了,“妈,叫
鸡不花钱啊,再说了万一染上病怎么办,妈……你就让我来一次吧。求你了。”,
妈妈呢喃道“我是可是你妈啊,让自己的儿子给……,传出去我怎么见人啊。”
“妈……”,我一手紧紧搂住她的纤腰,一只手在她乳房上揉搓,“让自己的儿
子怎么了?”我打趣道,“让自己的儿子给操了,对不对,这有什么,不就是两
人打了一炮吗?”

我在她耳边细语“你又不是没和别的男人打过炮?”妈妈一惊,看着我的脸
慌乱的说“你,你……你怎么知道?”我只是猜想妈妈这么的漂亮女人怎么不可
能红杏出墙,没想到一语中的,心里有底我更加放肆了,“你的事你们单位都传
遍了,你宁可让别人玩也不让亲生儿子打这免费炮,还让我去招妓,你……”
“别说了,”妈妈彻底崩溃了,泪流满面“那是他逼我的,说要让我下岗,他是
经理,我不敢得罪他,就让他……”原来老妈还有这么段伤心事,以后碰到这孙
子非替老妈讨回公道不可。“妈,你身子真好看,”我一只手向下滑过黑森林,
一只手指向肉缝里插去。“别碰哪,”妈妈已无力反抗了“我是你妈啊,……”
妈妈近乎绝望,“妈又怎么了,我同学和自己妈搞得多了,”。“你,你胡说”。
妈妈真是咬牙切齿,“我没骗你,像李东他妈离婚十几年了,没男人操她能忍过
来?告诉你吧上高中那会李东就和他妈操在一起了。还有赵强国他爸爸肾病,根
本不能干那事,你看他妈那个水灵劲都是赵强国的鸡巴捅出来的。”这两个人的
妈妈我妈都认识,家里情况也是如此至于李东的妈妈离婚后是不是李东一直在床
上安慰的,赵强国妈妈的水灵劲是不是赵强国的鸡巴捅出来的就是我信口胡说得
了。见妈妈不知所措的样子,我继续添火“就一次,就这么一次,咱两不说谁会
知道。”,我抬起妈妈的屁股,龟头对准位置,将妈妈一放,整只粗粗的肉棒就
进入了妈妈的身体。

“啊……”,妈妈的声音似乎是绝望又似乎是希望。她的阴道里又干又松,
显然久未经人事“妈,爸爸好久没碰你了吧,你肯定也想要男人插了,今天一定
让你爽死了。”我缓慢的抽插着,妈妈无力的任我猥亵,几分钟后妈妈的身体明
显的热了起来,呼吸也急促了,阴道里湿润起来。看来老妈有反应了,我干的更
用力了,很快妈妈就发出不可抑制的呻吟“嗯,嗯……”,双手紧紧搂着我,双
腿也夹住我的腰,身体也配合着我的动作一上一下,淫水也慢慢流出来弄得马桶
盖上都是。

你也是个骚货啊,男人一搞你就受不了了。我坏笑着“舒服吧”,妈妈不理
我自顾自的在那呻吟,声音声音一声大过一声。你不会克制一下啊,我心里骂道。
抬头一看妈妈的红唇微张娇喘不止,一幅享受的样子。看着这幅春宫我都呆了,
嘴迎上去贴在红唇上,舌头伸进去吮吸着,妈妈一愣很快也作出回应。两人的舌
头交织在一起,像两条交尾的蛇一样纠缠在一起。随着我的动作妈妈嘴里含糊不
清的“嗯、嗯”着,双手用力揉捏她硕大的屁股,下面已是湿的一塌糊涂。不一
会妈妈阴道内壁加紧收缩,一股灼热的液体从她体内喷出,浇在我的龟头上差点
让我缴械,她发自肺腑的一声“啊”被我硬生生的堵在嘴里。

泻身后的妈妈无力的倒在我身上,我感觉自己也快不行了,但想逗逗她。我
停止动作,在妈妈脸上亲吻着,“妈你流水了,舒服不?”妈妈睁开眼,眼神迷
离,脸色绯红低下头像个小姑娘,显然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怀有一分羞耻之心。我
用力慢慢的一下一下的用力抽动,每抽动一下都几乎顶到花心。妈妈想抑制又克
制不主的从嘴里发出“啊”的短促呻吟,他用力的抱着我咬着我的肩膀,艰难的
在我耳边低语“俊儿……啊……啊……别弄了……,啊……妈妈受不了了,啊…
…。”

“妈,你刚才舒服了,水都流了一地。我还没出来呢。”

“那,啊……你……啊……快弄出来啊啊……。”,“妈,我出不来啊,你
得帮帮我啊。”

“我……啊……,妈妈没劲了,啊……,别弄了,啊……你紧插两下就能出
来了”。

你还真不竟操啊,我心道,我故意停下动作让鸡巴歇一歇,这样可以干的时
间长一些。“妈,”我调笑着,“你说我赶紧插什么?”。

“插……”妈妈一时语塞,“就是插哪里么……”,“插哪里啊?”。

“你……,”妈妈抬眼皮看了我一眼,满面春色娇柔无限,“俊儿,别折腾
妈妈了,快弄出来吧。”

“妈妈不说出来,做儿子的怎么这到插哪啊。”我双手在她肥乳上揉搓,真
大啊,可以打奶炮了。

妈妈充满怨意的看着我,嘴微微撅起来似乎在生我的气,但她知道她不说出
来我是不会继续动作的,只好低低的说,“就是插到我的逼里……”

“插到逼里干什么啊?”我不依不饶。

“插到逼里……操逼。”

“操谁的逼啊?”我下半身又动了起来。

“啊……,操妈妈的逼,啊……。”

“谁在操妈妈的逼啊?”

“俊儿,好俊儿快操妈妈的逼,啊……”

“叫哥哥,叫哥哥就给你来个猛的^ 好哥哥,快操妈妈的逼啊……”

在妈妈一声接一声的长呼短叫中,我感觉快不行了,用力顶‘了几下,龟头
一发麻,精液喷薄而出。妈妈牙紧紧咬住我的肩膀才没叫出声来。

放开妈妈感觉很累,这是第一次和熟女做,尤其还是自己的妈妈,让我兴奋
不已。在莲蓬下冲了冲,回头一看妈妈还在马桶上坐着,两腿间已是泥泞一片了。
“妈,你也洗洗吧。”妈妈睁开眼嗔怪的看我一眼,慢慢起身在水龙头下冲洗身
子。

“你怎么还不走,”妈妈见我坐在地上看着她。

“干嘛要走。”我笑着说,“想想有什么事没办。”

“没办?”妈妈白了我一眼,“我看你该办的都办了。”

我兴奋的站起来,胯下又有了感觉,“我办啥了,不就是把你办了吗?”我
一把搂住妈妈,两个人在水龙头下一起淋浴,“妈,我干是不是把你干爽了?”,
“爽什么爽”,妈妈没好气的说,“连自己的妈也不放过,我看你将来非进去不
行。”

“进哪啊,该不是你又想让我进你的洞了吧。”

“小流氓。”妈妈白了我一眼,媚眼含春,娇柔无限,“跟妈妈说话这么没
大没小的!”

“这算什么没大没小的。”我一脸猥亵的表情,双臂搂住妈妈纤细的腰肢,
双手在她的硕大的屁股上肆意的揉搓。手指不时伸进两股间在那肉穴上划过,这
时妈妈就情不自禁的轻声呻吟,“你这里都让我这当儿子进去了,说说又怎么了?”

我越说越来劲,“妈,刚才我进去的时候发现你里面干的要死,是不是我爸
爸最近没怎么碰你啊?我一动你你水流了那么多,骚死了,肯定是想男人了,是
不是。”

妈妈脸色绯红,低下了头,用手推我,“去,去,去,越说越不像话了,让
你爸知道了非打死你不可。”双手的力道确不是很大,欲拒还迎。

别介,我的好妈妈。“我抱住她轻轻一推把她按到浴室的墙上,一手在她
左乳上揉捏,嘴在右乳上拼命地吮吸,另一只手伸进桃花洞内那里依然是泥泞不
堪,”我爸怎么会打我呢,我帮他把她老婆日舒服了,他感谢我还来不及呢!你
看你里面又湿了……“。

她转过头不去理我但身体的反应告诉我她很享受这一切,呼吸急促,身体发
热,尤其是洞里的反应……,她很久没有这么被男人调情过了。我在她耳际轻轻
问道:“妈,我问你,我是不是比我爸爸强啊?”

妈妈一时没反应过来,转过脸来正色道:“强什么强!你爸爸年轻时候可是
个正人君子,不想你净干这些下做事。”

看看妈妈的微微轻启的朱唇和因佯装愤怒而瞪大的眼睛,我心里好笑,低声
道:“不是这个强啦,我是说……”,故意停顿一下。右腿伸进妈妈双腿间,左
手抬起她的右腿,右手扶住我高高挺起的阳具,对准桃花洞口,一击即中,身体
用力向上一挺,那话儿就深深的嵌入了她阴户内。

“啊……,”妈妈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尖叫,激动地浑身颤抖,“你小点声,
没被男人操过啊!”,我怕她声音太大把老婆惊醒了就麻烦了。“我是说干这个
我是不是比我爸爸强啊?”

“你,你……”妈妈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生气,你了半天才道“你又要来……”

“妈,我今天状态特别好,刚才那一次太不过瘾了,就让我再弄一次吧!”

“你,真是……”妈妈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是不是比老头强,我爸从来没让你这么舒服过吧?”我下身缓慢而有力
的一下一下的抽动,每抽动一次妈妈就发出不可抑制的呻吟。

“别这么大声,让小琴听见了你这当婆婆的可丢大脸了。”

“啊……,还不是因为你!啊……”妈妈低低的呢喃道,嘴咬住我的肩膀用
力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因为我?因为我操的来劲是把,妈,别那么用力咬,疼死我了。”

“疼死你个小畜生!啊……”妈妈解恨班的说,“连自己的老妈也搞,啊…
…,疼死你,啊……”

“哎呦,我的妈呀!”老妈咬的真疼估计快要出血来了,“不是我要搞你啊,
实在是你太漂亮了,你想想你刚才光着身子八十岁的老头看了都想搞你,别说我
这年纪轻轻,血气方刚的了。再说证明了我不是阳痿,这不是好事一件吗?”

妈妈噗哧一声了出来,“日你妈的,你要是阳痿,小琴肚子里的孩子,啊…
…,不成了野种了?”

“嘿嘿,妈,我现在不正在日我的妈呢么,只要能日到你这个大美人,小琴
肚子里的是野种也无所谓了。”

“你……,啊……,戴绿帽子也不怕,啊……,不害臊呢?”

“嘿嘿!”我下身比吃了伟哥还有劲,在那幽深的桃花洞内惬意的抽插,滑
嫩的肉壁紧紧裹着我的阳具,在大量的淫水的滋润下,使我更容易前进一步,几
次都顶到了花蕊深处。两手在妈妈那坚挺高耸的双乳上肆意猥亵,浑身似乎有数
不尽的力量可用,人生之快乐莫过于此,“戴个绿帽子算什么?我爸不也没少戴
吗?我都替他戴了一顶。嘿嘿,老妈,这都是你的功劳……。”

妈妈扭动身躯似乎想配合我的动作,但在我猛烈的炮火进攻下已无力动作,
只是被动的接受我对她肉体的冲撞,嘴里不由自主的哼哼着,“你还说,”她双
手在我背上轻轻的捶打,“啊……都是你,还,啊……,快,啊……快放开我。”

我正在兴致浓处哪能半途而废,只顾自得干着,用力更加猛烈,两人肉体接
触时那有节奏的“啪啪”声响和阳具进出阴户的“咕唧”声让我激情万状。

“啊……,啊……,”妈妈一声接一声的叫着,呻吟声越来越大,“俊儿,
快停下,啊……,我受不了了,别射在里面。啊……”

“操,我又不是没在你里面射过,你还怕怀孕啊!”我如牲口一样的冲动,
浑身的力量都聚集在了腰上,一定要让完全征服这个女人。

“俊,听妈说,啊……,”妈妈努力控制自己,断断续续的说,“妈快不行
了,啊……,再弄妈就控制不了了,啊……,快停下,啊……,不然小琴就听见
了。”

我这时才意识到我们的声响有点太大了,弄不好老婆就会听见。我停下动作,
但胯下之物还直挺挺的捅在妈妈的两腿之间,不肯服软。“日欧,我还没舒服够
呢,妈,你就忍忍让我弄舒服了吧。”说着我下身又动了几下。

“俊,”妈妈几乎是用哀求的口气跟我说,“别弄了啊,万一小琴知道了,
妈可丢不起那个人啊。”

其实我也很怕让老婆知道,但是一口到手的肥肉生生得吐出来,真是不甘心
啊。“我这还硬着呢,让我怎么办?”

妈妈低声说,“你,你,自己弄出来就好了。”

“妈的,这么个尤物在我眼前却要我自己打飞机,让不让人活了,我顾不了
那么多了。”我头脑一发热,再次用力顶住妈妈,发疯似的进攻。

妈妈吓得花容失色,她知道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叫床的声音,第一次时能忍住,
这次估计无论如何是忍不住了。她怯生生的低语道,“别弄了,啊……,好孩子,
啊……,妈求求你,这次就委屈你了,等下次……。”话没说完,妈妈发现自己
失语立即低下头。

还有下次!!真是个惊喜,我本以为只是偶尔得手,出了这个门老妈提起裤
子就不认账了,看来居然可以细水长流,我稳下心来证实,“妈,你说以后我还
能和你干这种事。”

老妈羞得面颊绯红,喃喃道,“快放开我,我……。”

必须得到明确的许可不然没机会了,“妈,你说下次怎么样,你不说我今天
就不停。”我下身又一次有力的冲击。

她知道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用近乎微弱的声音道,“下次,下次,让……
让……你……弄个够……。”妈妈的声音已是哭腔了。

“真的?”我大喜,激动地全身一抖,差点就控制不住直接发射了。我下身
向后一退,硕大的阳物从妈妈那紧紧的阴户里缓缓拔出,坚硬的物件上青筋暴起,
鹅蛋大的紫色龟头微微发抖,黏糊糊的液体从上面慢慢滴答到地面上,散发出男
女交媾时特有的气味。

我抑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将龟头慢慢顶在妈妈的阴门上,在阴唇的嫩肉上
慢慢磨蹭,只要我稍稍一用力它将再次直捣黄龙,“妈,你可不能反悔,你要是
反悔了,它可会好好报复你的。”

妈妈全身瘫软无力,双手轻轻的达在我的肩上,眼睛盯着我的跨下,嘴里不
由得咽了口唾沫,想说什么确发不出声来。我知她已被我的阳物吸引,猥亵的在
她耳边说,“妈,只要你不反悔,将来他会回好好报答你的,我保证一定让你比
今天还要舒服。”

妈妈转低下头,微弱的声音催促我“你快出去,让小琴看见就麻烦了!”

“它还那么硬,我怎么出去啊! 我也很着急,今天两人在浴室里已经不少
时间了,再呆下去恐怕夜长梦多。可胯下高高跃起的物件似乎还没有满足,依然
昂首挺胸。我一手伸到胯下快速的套弄着,另一只手在妈妈胸前的双峰上肆意揉
搓,妈妈滑嫩的乳肉在我的手掌里变换形状,但手一离开马上又恢复高耸的山峰
状,弹性真好啊。”怎么还不出来? ,见我胯下岿然不动,妈妈急切道。“不
知道为什么就是出不来,妈,你帮我一下吧!”这次我是真心求助了。妈妈杏眼
含春,白了我一眼,但又无奈慢慢的伸出右手,托起我的阴囊在手里慢慢的揉着,
不时轻轻划过马眼,让我浑身一抖,差点缴械。这个年纪的女人就是有经验啊,
看来我马上久不行了,但我不放过最后的调情机会,“妈,还是不行啊,要不你
……”,我故意欲言又止。妈妈抬头看我表情一副抱歉的模样,像个初经人事的
少女呢喃,“平时这样你爸就……,你这么还不……。”

“妈……”我坚持住最后一口真气,“你知道我比我爸厉害了吧?要不你用
……”。妈妈手停下急切的说“你怎么就出来了,快说啊!”我一副无辜的表情,
“妈,你就用……嘴帮我”。

“你……真不要脸……!”妈妈佯怒,双手在我胸前捶打。此时我已坚持不
住,低声道, 夹紧腿! ,妈妈一看知道我不行了双腿紧闭,我一用力紧贴着
洞口顶进妈妈两腿间,用力顶了几下,胯下一阵抽搐,射了足足半分钟。

拔出低头认罪的阳货,打开妈妈两腿,只见白色的精液顺着大腿内侧慢慢往
下流,妈妈靠着墙无力的催促我“你先出去,……”。

我不敢怠慢,水龙头下匆匆冲了冲,拿毛巾擦了擦,找到扔在一边的短裤,
索性没怎么湿。慢慢打开浴室的门,客厅里只有电视的比赛解说声,卧室的房门
紧闭着看来安全。心放下来,一看表我和妈妈在浴室里“折腾”了近一个小时。
感觉有些累了,肩膀上隐隐作痛扭头一看左边的肩膀上有三四对牙印,老妈啊,
你可坑苦了我了,明天一早老婆肯定会发现。看来今天只能让老妈和老婆睡了。

找了件长体恤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换台,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浴室的门轻轻
响动,老妈从里面小心的走出。穿一件超短低胸镂空的白色睡衣,一双修长丰满
的大白腿弹性十足,白色的三角内裤清晰可见,上身真空,一对白色的丰乳呼之
欲出,大半都漏在外面,黑色的乳晕上红枣般的乳头在睡衣里也清晰可见。妈的
我又硬了。

看见我在妈妈一愣,“你怎么还没睡?”,我一步跃起手从她胸口伸进在
“大白兔”上乱摸。“我在等着吃馒头啊!”我有些肆无忌惮。妈妈一惊,用力
推我“要死了,快去睡!”,“你看。”我把衣领掀开牙印清晰可见,“都是你
弄的!今晚你和小琴睡吧!被她发现我可惨了!”妈妈一把推开我低声道,“自
己注意点别老是没大没小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进了卧室。

看着妈妈的丰臀一扭一扭的,以后我可以从后面……,以后的日子又够我辛
苦的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