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老驢頭的性福退休生活(22~23)

老驢頭的性福退休生活(22~23)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前文:viewthread.php?tid=9100677&page=1#pid95218772 字数:5702

老驢頭的性福退休生活

作者:scote216(思考兔) 2014/06/29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廿二)鬥志

歇了一會兒,雨嫣幽幽的對老呂說:「乾爹,我覺得自己好淫蕩,沒能抵擋 陳東給我的引誘,又和他做了一次。你會不會覺得我很髒?」

老呂在她肥嫩的小屁屁上輕拍了兩巴掌:「傻丫頭,以後再妄自菲薄,我把 你的屁屁打爛。你那只是身體本能的反應而已,今天你不是努力反抗了嗎?這才 是真正的你,是你內心的表現。我不會覺得你髒,相反,你今天的表現讓我覺得 你很聖潔。」

雨嫣又努力在他懷裡偎了偎,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慢慢睡了過去。老呂也有 些疲憊,正好也休息下,於是抱著她香噴噴的身子,進入夢鄉。

這個美妙了的午休直到晚飯時間才結束。老呂起身收拾了下自己的衣物,然 後帶著雨嫣去外面吃了飯,送她去醫院,並約定明天上午九點來接她母親出院。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是烏老大的,他先是道了歉,然後說現在陳東聯繫不上 了,後來聽其他的兄弟說,陳東下午急匆匆地去堂口拿了東西開車往陸城方向去 了,估計是跑路了。烏老大說已經下了命令,讓幫會裡的人都密切注意,一有消 息一定向老呂匯報。老呂不置可否的說:「知道了。」然後掛了電話。

老呂開車回了別墅,泡了一壺茶,坐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靜靜的思索。自己 身邊好像有一張大網,針對著和自己親近的人,現在看來真的要整理一下思緒, 好好弄清楚一些事情了。

首先是茉莉的事,現在仔細思索一下,看來茉莉和那鄭院長是有隱情的,貌 似她還是被強迫的。

其次是關於兒媳林琳,老呂覺得不能再自欺欺人了。因為兒媳長得很像初戀 楊倩,令老呂對她有一種特殊的情感,所以自己下意識的屏蔽了所有關於她的不 利言論和猜測。對於種種蛛絲馬跡,自己內心裡不敢相信,也不願意相信,總是 自己腦補出各種解釋,維持著林琳聖潔的形象。這是一種逃避心理,最終可能會 導致更嚴重的後果的。

思慮良久,既然決定了要做,老呂的鬥志也昂揚起來,於是他撥打了幾個電 話,做了一些安排,然後才起身去洗漱。

洗漱完了,老呂去電腦面坐下,收發郵件,處理事情。忙完了,看到茉莉正 好在線,於是就發了個飛吻的表情,茉莉那邊也回了個紅唇的表情。老呂問她: 「幹嘛呢?」茉莉說:「替同事值夜班呢!」看茉莉是電腦在線,於是老呂就發 了視頻邀請。

茉莉接受了,穿著護士服出現在鏡頭前,沖著他嘻嘻笑著。老呂照例先是問 候一聲,給了個飛吻。兩人聊了幾句,老呂說:「等我一下,我去燒點水喝。」 茉莉說:「好的,那我先下載幾首歌曲。」然後看著老呂離開鏡頭去旁邊燒水。

正在接水的時候,老呂聽到音箱裡傳來開門聲和一個猥瑣的聲音說:「小寶 貝,幹嘛呢?來,親個嘴。」老呂轉過身,看到視頻框裡顯示出一張戴著眼鏡的 胖臉,赫然就是那個鄭院長。

視頻裡的茉莉連忙小聲阻止說:「鄭院長,不要。」

鄭院長淫笑著說道:「小妞,別害羞嘛,又不是第一次了。來,乖乖的和老 子親熱親熱。麼麼,想死我了。」

在茉莉「唔唔」的聲音裡,那張肥嘴把小美人的櫻唇完全覆蓋了。而老呂則 飛快的出了門。

茉莉覺得最近自己很倒楣,自從被這個色鬼鄭熊副院長利用轉正相要脅給上 了以後,就一直被他糾纏,而自己沒有一點反抗能力,市公安局長是他要好的同 學,自己只能期望他玩膩了以後放過自己。

也曾想過徹底斷絕這種關係,但是看到媽媽灰白的頭髮和充滿希冀的眼神, 茉莉最終還是放棄了。媽媽希望自己能夠留在這個全市最好的醫院裡,不能讓她 失望,但是想留下來的話,就只能屈從鄭院長的肉慾。要知道,每年來實習的護 士都有五、六十個,但是真正能留下來的不超過五個。

只有老呂是她心中最後的一點溫暖,和他聊天總是如沐春風,和他做愛也總 是快感如潮,和他的每時每刻都那麼安心,這種安全感以前只在自己父親身上有 過,自從父親過世以後就在也沒有了。

今晚本來可以很開心的,鄭院長不值班,自己可以和老呂視頻聊聊天,結果 這個色鬼為了侵犯自己,居然專門和別人換了班。不知道視頻那邊的老呂看到沒 有,很可能他看到這樣的鏡頭,會果斷地放棄,以後不再理會自己吧!

嘴唇被佔據著,奶子也在那隻伸到衣內的胖手裡面變換著形狀,乳頭被捏得 生痛,茉莉無力的推拒著,反而更加刺激著鄭院長的獸慾。吻了一會兒之後,他 把茉莉拉起來,解開褲子,把肉屌釋放出來,要求茉莉給他口交,茉莉搖著頭拒 絕,卻被粗暴的捏著鼻子,當她無奈地張開嘴巴呼吸的時候,那隻臭烘烘的肉屌 塞了進去,把小嘴填滿。

「肏,真他媽爽!小婊子,你再敢拒絕,我就把你上次參加聚會的視頻發出 去,讓大家看看你淫蕩的本質。還他媽裝什麼純,快點,給老子啜,啜爽了好痛 快的幹你一次。」

茉莉忍著淚水,無奈地認命了,小舌頭開始舔弄龜頭。刺鼻的腥臊味讓她幾 乎嘔吐,但她不敢,只好強行壓抑住這種屈辱的感覺,緩緩地前後擺動著頭顱。

「嘶~~太他媽會舔了,早這樣多好,非得讓我發火。小寶貝,只要你乖乖 的,我不會虧待你的,你轉正的問題我一定輕輕鬆鬆給你解決。嘶~~對,就這 樣,再舔舔雞巴的背面。小浪屄,小騷貨,下面是不是濕了?嗯?」威脅過了, 自然就是利誘了。

正在享受著美人口舌伺候的鄭雄突然發現門被一個人用力推開了,於是他火 往上撞,連來人是誰都沒看清就大聲呵斥:「誰啊,不想混了?還不趕緊滾!」

然後他的臉頰就被一拳打中了,身子不由自主的歪倒一邊,腮幫子裡面的肉 磕到牙齒,都出血了。而茉莉則愣愣的看著來人,帶著哭腔說:「老公……」

鄭雄一聽,立馬把褲子繫上,往外就跑。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現在這個人明 顯和茉莉的關係非比尋常,從剛才挨打的情況來看,自己一定不是對手,先跑出 去叫人來幫忙制服他才是正經,到時候再慢慢炮製他。

但是鄭雄發現自己的意圖完全沒有實現的可能,因為他剛一動,就被對面那 個精瘦的老頭一腳踹到了大腿根部,劇烈的疼痛讓他仰面摔倒。鄭雄痛得一聲大 叫,然後問道:「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對面的人正是老呂,他上前一步,又是一腳踢在了鄭雄的肩膀上,然後蹲在 鄭雄面前,用手拍著那張油膩的肥臉,緩緩說道:「我是誰?你剛才不是聽到她 喊我什麼了嗎?我是她老公。」然後老呂走到茉莉旁邊拉起還在發愣的小美女, 把她的衣服扣好,一把擁入了懷裡。

茉莉「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帶著無限的委屈。老呂一邊輕撫著她的秀髮, 一邊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

鄭雄突然想起這個人是誰了,他就是之前馮東強提過的老驢頭,自己看過他 的照片。於是,他的神色變得惶恐起來,大聲喊道:「保安!保安!」

(待續)

(廿三)晨操

茉莉聽到鄭雄喊人,還是有些驚慌的,她怕老呂吃虧,想讓老呂快走,但老 呂沒有動,仍然抱著茉莉,一臉戲謔的看著鄭雄。鄭雄喊了半天也不見有人來, 正自奇怪,發現門開了,進來兩個年輕人。

鄭雄很高興,大叫道:「保安,你們可算來了,快把這個人抓起來,他來我 們醫院搞事的。把這事辦好了,我給你們加獎金。」

來人卻都沒應聲,只是看著老呂。老呂點了點頭,於是來人走了過去。

鄭雄高興的笑了起來,結果不到五秒鐘笑聲就戛然而止。只見兩人拿出繩索 麻利地把鄭雄綁了起來,還順便找了塊抹布,把鄭雄的嘴堵上了。

老呂滿意的看了看被捆好的鄭雄,說:「嗯,不錯,手藝見長。」

其中一個粗壯的漢子「嘿嘿」笑著:「都是師父教導得好。外面的保安也是 咱們公司的人,我已經通知他在外面警戒了。」

另一個精瘦的小伙子也說:「謝謝師父誇獎。」

老呂說:「嗯,很好。對了,另外一件事怎麼樣了?」

壯漢說:「嗯,辦妥了,已經抓住盯梢的兩撥人了,現在捆在基地裡面。」

老呂說:「很好,現在把這個人一起帶過去,分開審問。」

壯漢應聲道:「是,師父。」

老呂揮了揮手,來人退了出去。

茉莉傻傻的看著,從一開始進來人之後的緊張,到之後鄭雄被捆綁的驚訝, 最後到聽到對話的不解,情緒的變化有點讓這小姑娘的腦袋都反應不過來了。

老呂在她的小嘴上親了一口,說:「寶貝,沒事了,剛才進來的是兩個人, 黑壯的那個叫小古,精瘦的那個是小謝,都是我的徒弟。以後鄭雄不會再騷擾你 了。」說完,好像又想起了什麼,扭過頭「呸呸」的吐了幾口。

茉莉馬上反應過來,是嫌棄她殘留著鄭雄的口水和含屌時留下的陰莖味兒。 她氣得捶了老呂幾下,急忙起身去衛生間刷牙和整理了。

過了二十多分鐘,整理完畢的小美人才進門,被老驢頭一把抱住,大嘴粗暴 地把櫻唇含住,一股薄荷的清香刺激著老呂的荷爾蒙旺盛的分泌。小美人忘情地 回吻,主動伸出小舌頭任他吸吮,和老呂交換著唾液。

熱吻持續了五、六分鐘,直到茉莉快喘不過氣來才作罷。鬆開茉莉之後,老 呂坐在椅子上,又把茉莉抱上膝頭,摟著小美人纖細的腰肢和她說話。此時小美 人倒是害羞起來,把頭埋在他肩頸處一聲不吭。

老呂騰出一隻手,在茉莉的小屁屁上拍了兩下,邊打邊說:「打死你個死妮 子。」小美人眼中瞬間含了淚水,說:「打死我吧,我就是個骯髒的婊子。」

老呂手上又加力打了幾下,說:「胡說什麼啊,我打你是因為你居然受了欺 負也不告訴我,一點都不尊重我這個老公的權力啊!」

小美人眼淚簌簌落下,抱著老呂又哭了起來。老呂這次沒有說話,只是用臉 不斷地摩挲著她的秀髮,把她抱得緊緊的。

良久,茉莉才停止了哭泣,把自己的一點一滴慢慢地傾訴出來。從自己初二 時候喪父開始,生活中的艱辛使自己堅強起來,然後因為家境困難,所以只好選 擇在初中畢業以後讀了衛校,後來為了母親的希望,被鄭雄乘機要脅,強佔了身 子,甚至還被帶去亂交聚會,差點淪為性奴。

然後,茉莉又訴說了對老呂的愛意,並說:「如果你因為我的身子髒了不要 我的話,我一點也不怪你。」

老呂心疼的把她摟的更緊了:「傻丫頭,我怎麼會不要你。我也喜歡你,喜 歡你給我的那些溫暖。好了,以後就不會有人敢欺負你了,那些欺負過你的人, 我會讓他們挨個付出代價。」

因為茉莉的精神受衝擊很大,所以老呂也沒問她那些細節,只是抱著她,慢 慢說著話,兩人居然就這樣沉沉的睡去了。

天慢慢快要亮了,老呂率先醒來,發現小美人還依偎在自己懷裡,把自己抱 得緊緊的。她彷彿在做噩夢,嘴裡嘀咕著:「不要……老公,你不要離開我,我 以後一定乖乖的,聽你的話,答應你的一切要求,你不要走好不好?」老呂心疼 得眼淚差點掉出來,也把她抱緊,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親了又親。

當大嘴在她的臉蛋上狠狠地親了一下之後,小美人終於醒了。醒來之後的第 一反應就是更加用力地抱緊了老呂,然後清醒之後又似乎是害羞了,把頭埋在他 的脖子裡嬌哼著。

早晨是男人的先天之氣最旺盛的時候,老呂也是如此,加上懷裡一個嬌羞的 小美人,雙重刺激導致的結果就是,驢貨硬了起來,老呂於是壞壞的一下一下頂 著小護士的美臀。

小護士當然也知道這是什麼,更加害羞起來。老呂扳過她的下巴要去接吻, 茉莉扭頭閃開了,說:「不要,早晨起來有口氣。」說著,自己站起來,把老呂 的驢貨從褲襠裡掏出來,跨坐了上去,把內褲撥到一邊,用龜頭慢慢地磨蹭著粉 嫩的外陰。

龜頭受到這種刺激,老呂興奮的呻吟了出來,尤其是磨到陰道口的時候,水 潤潤的小屄如此的柔軟,其中銷魂的滋味難以言表。

可能是覺得濕潤度差不多了,茉莉把驢貨吞進了陰道,驢貨被一陣溫暖濕潤 所包圍,男女同時發出一聲輕吟。然後小護士自己動了起來,前後聳動著,彷彿 要把驢貨完全插進子宮。

老呂解開了茉莉的護士服,把乳罩推了上去,一口叼住一隻乳頭,連乳暈一 起含了,賣力地舔弄。另一隻乳頭也被照顧到了,被老呂的糙手完全覆蓋,乳尖 和掌心的接觸,老繭摩擦著柔嫩的紅豆,使得它更加挺立。

小護士也喘息急促起來,但是不敢大聲,壓抑的呻吟讓老呂更加興奮,他開 始反客為主,老腰一下一下的向上挺動,配合著茉莉的動作,令陰莖與陰道的磨 蹭更加激烈,尤其是花心更是被肏得一陣陣抖動,很快就讓小美人臨近了高潮。

這時候茉莉也不管什麼口氣的問題了,抬起老呂的大臉,主動奉上了櫻唇, 激烈的熱吻著。動作是如此熱辣,甚至兩個乳頭都在抖動中不斷地摩擦著老呂的 前胸。

老呂知道小護士快要高潮了,雙手扶著她的纖腰,幫助她的聳動。果然效果 明顯,幾下之後,小美人「唔唔」的幾聲嬌呼,身子痙攣起來,陰道中的一股熱 流衝擊了老呂的龜頭,顯然是洩了。

老呂停下了動作,但是肉棒還在陰道中挑了幾下,讓小美人的花徑更加泥濘 不堪。

美人歇了一會兒,知道老呂還沒射,於是身子轉了個方向,背對了老呂,繼 續挺動著身子,這個過程中,陰道始終沒有吐出過肉棒。老呂從背後揉著小護士 D罩杯的美乳,暴虐的把乳頭拉長再揉扁。

小護士扭轉了脖頸,閉上美目,皺著眉頭,把香唇再度吻上了老呂的大嘴, 小香舌也任他含吮著。弄了一會,老呂扶著小護士站起身,讓她扶著電腦桌,把 屁股翹得高高的,開始了大肆征伐。

從本質上講,男人在性愛裡是喜歡處於主導地位的,這從男女的不同生理構 造就看得出來,男性的生殖器是凸出來的,而女性則是向內縮的。所以對於大多 數男性來說,最爽的性愛動作是自己掌握主動的肏幹,女上位等等姿勢只是性愛 的調劑而已。

老呂現在就處於舒爽的狀態,大開大合的肏著小護士的嫩屄,把她的圓屁股 撞得臀浪陣陣。突然想起了鄭雄曾經用力地打過她的屁股,心中一陣嫉妒,夾雜 著暴虐的因子,於是他也「啪啪」的在她的粉臀上拍打起來,力道也是一下一下 的大起來。

茉莉似乎不反感這種虐待,但是也很有可能是為了滿足老呂而強忍著疼痛, 倒是下面的陰道夾得更緊了。老呂玩了一陣,終究捨不得,於是改為愛撫,忽然 又想起了什麼,把她的屁股扒開,使得陰門也分得很開,肉棒能插得更加深入。

小護士用手捂著小嘴,胸前的玉乳不斷地抖動著,陰部的淫液分泌得更加旺 盛,承受著老呂強烈的撻伐,忽然身子一抖,再度高潮了。

老呂停了下來,拔出肉棒,雖然沒有射,但是剛才已經很爽了,繼續做愛的 話,可能會被別人發現,剛剛已經隱約聽到樓道裡有說話聲了。

他坐下來,茉莉轉回了身,輕聲問他:「怎麼不做了?你還沒射呢!」老呂 說:「不做了,外面已經開始有人起來了。」

茉莉一臉歉意的說:「對不起啊,老公,是老婆沒用,沒讓你爽透。」老呂 呵呵一笑,說:「說什麼呢,老公已經很爽了。」

茉莉見他要把肉棒收回去,就制止了他,低下身子,小手握住了棒根,一口 把龜頭含了進去,小舌頭靈巧的在龜頭表面和背面舔弄,然後逐漸讓肉莖深入, 最後完全吞了下去,龜頭被緊窄的食道箍著,這種刺激真的無以復加。

堅持了一會兒,茉莉才把肉棒吐出,然後如此往復,弄了三、四回。老呂看 她也很辛苦,於是最終制止了,雖然他很爽,但是還是捨不得讓她受苦,在她臉 上親了親,然後各自收拾好,結束了這次晨操。

茉莉洗漱完畢後,讓老呂用她的東西去洗臉刷牙,自己下去買了早餐回來, 兩人甜甜蜜蜜的吃著早餐,空氣中都流淌著柔情蜜意。

飯罷已經是七點多了,接班的護士就要來了。老呂讓茉莉乖乖的回宿舍,轉 正的事他來搞定,然後起身離開,直奔雨嫣母親住院的病房。

(待續)